狗万提现形式简单
创业故事

机遇前勇创业 一位广西青年在越南的创业故事

浏览次数:4278次 发布时间:2012-11-24 03:43:14.0

而立之年的陈勇,已是在越南打拼了十几年的“老江湖”,有过日进斗金的辉煌,倾家荡产的窘迫,离乡背井的心酸,也有力战群雄的胜利喜悦。苦辣酸甜的创业史,给陈勇积攒了人生的丰富经历,也为想闯荡东盟的人积攒了宝贵经验。

嗅到商机 白手起家创业 
1994年,作为一名越语翻译,19岁的陈勇开始频繁前往越南。几年后,当他随南宁一家广告公司到越南开拓市场时,诱人的商机令他怦然心动。
当时国内广告喷绘才30多元/平方米,越南当地因为一台彩色喷绘机都没有,喷绘价平均30多美元/平方米,最高达到了120美元/平方米,是中国的数十倍。昂贵的价格,只有可口可乐、三星手机等大品牌才敢涉足。于是,越南出现了一种特殊的职业——画师,专为公司画广告牌,每平方米才5美元。
越南经济高速发展,广告业靠画师画广告并非长久之计。陈勇经过一番市场调查后发现,在河内,只有3家中国的广告公司分享着广告喷绘这块巨大的蛋糕,他坐不住了。2001年,他召集广告公司里几位志同道合的骨干,在河内另起炉灶开起了自己的广告制作公司,开始在异国他乡白手起家,艰苦打拼。
语言的优势,加上数年来在越南建立的人脉,陈勇很快接到了生意。
“第一单生意是三星手机的机场广告牌,200多平方米。”时隔多年,陈勇至今仍清晰地记得公司掘到的第一桶金。当时彩色喷绘机只有进口货,一台价格达300多万元,这对于陈勇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。于是,他从越南接活,回南宁加工。广告的电脑图片有几百兆,发不了邮件,必须刻在光盘上运到南宁。为赶时间,陈勇坐车带着光盘、小样、成品往返于河内南宁。这单广告,他赚了1万多元。
从此,陈勇成了河内到南宁大巴上的常客,有时一个星期得跑两三趟。后来,公司在凭祥请了人,专门负责从两国的大巴上接货出入关,做中转。

遭遇“内贼” 钱财洗劫一空
公司的生意蒸蒸日上,从河内接活到南宁加工已经行不通了,陈勇便将南宁的房产做抵押,租了一台国产的喷绘机到越南,准备大干一场。不想噩运正向他悄悄袭来。 
在越南,成立单纯的外国贸易公司是不被允许的。所以很多外国公司选择以越南人的名义成立公司的方式来操作,这时越南人是公司的法人代表。初涉商海的陈勇也跟着走了这步险棋,当初公司便是以一名相识多年的越南员工的名义建立的。公司的财务、采购全是这名员工的亲戚,他们悄悄地转移财产,把陈勇架空了。当价值40万元的喷绘机及一批10万元的写真机运到越南时,报关的手续也全用的是这名越南员工的名义。可是,货物一到越南,这名员工便翻脸,把货全侵吞了。
陈勇不仅在越南辛苦打拼的血汗钱打了水漂,还背上了一堆债务,南宁的房子也面临着易主的危险。  

良好口碑 成就事业顶峰
沉入事业低谷的陈勇并没有消沉,开始研究越南的法规,想方设法把损失降到最小。后来,他承担责任、不服输的劲头在越南广告界树起了好的口碑,还结下了不少患难之交。
当时,中国有不少厂家开始生产喷绘机,价格仅是国外的1/10。一次,一位越南客户想购买喷绘机,让陈勇帮牵线搭桥。他联系到温州一个厂家,没想到一台机器,让他赚了六七万元。
2003年,这笔钱成了他新公司的启动资金。他也迅速转行,由广告制作转为经销广告设备及耗材。通过一番努力,他成为了国内多家喷绘机、写真机厂家在越南的总代理,不久便在西贡和海防建了分公司。2004~2006年,公司生意处于顶峰状态,最多一年卖了100多台喷绘机,几乎是日进斗金。
公司红火的生意,也让越南商人看到了致富的捷径。他们开始通过各种渠道从中国进货,一夜之间,冒出了十几家公司出售和陈勇公司同品牌的喷绘机,并利用本地人的关系网,以便宜几千元、甚至一二万元的价格抢生意。
一开始,陈勇的公司受到了很大冲击。可渐渐地,客户发现,没有代理权,越南公司卖的机器没有售后服务,相应的零配件也没有。机器维修、保养时,客户得自己到中国找厂家,花的钱更多。客户纷纷回头找陈勇,公司再度顾客盈门。
一年后,越南十几家同行只有两家幸存下来。  

青黄不接 老板成“消防员”
公司开了两年后,陈勇与相爱8年的女友在南宁成了家。与他共同到越南打拼的中国员工也纷纷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加上思乡心切,渐渐失去了斗志,陆续回国了。老员工大多是技术成熟的售后服务人员,他们的离开,一度令公司的售后服务青黄不接。 
接手的新员工初来乍到,有的语言不通,有的技术不到位,让公司接到的投诉增多。一次,一位客户机器出故障,需上门维修,客户所在地离公司有200多公里路,新员工坐班车、渡轮,颠簸了一天才赶到客户所在的乡镇。第二天上门维修时,折腾了七八个小时也没弄好,到了晚餐时,被客户轰出门外。还有一位员工去保养机器时,因为语言沟通不畅,操作时把主板给烧了,客户怪员工不熟业务,员工说是客户违规操作。结果公司赔了一台新机器。
“我就像一个消防队员,在3个分公司来回‘灭火’。这边事情还没处理完,那边又出事了。”那段时间,陈勇辗转于公司与客户间协调,最长时间有7个月没回家。一次,他的妻子好不容易争取到越南出差的机会,他正巧赶着去“灭火”,夫妻俩擦肩而过。  

重回南宁 “越南通”成“顾问”
在越南打拼多年,陈勇感触最深的便是越南的慢节奏,曾让风风火火的他,啼笑皆非。
出门在外,陈勇总希望早点谈完生意,早点回家与家人团聚,可越南客户总是不急不慢,先喝咖啡聊天,好半天才切入正题。逢年过节,越南人都处于节日状态,不办公、不谈生意。
而越南员工特别顾家,即使是公司忙得火烧眉毛了,给双倍工资员工也不肯加班,一到下班,人全走光了。即使是跟随他多年的铁杆员工也不例外。
每到这时,长年在越南的陈勇也非常想家。夜深人静时,想到年迈的父母、操劳的妻子、年幼的女儿,他都特别揪心,充满愧疚。2009年,当公司有了稳定的客户群,营运驶入正轨,他也与几位共同奋战的越南员工成了莫逆之交,于是将公司交由他们打理。他把工作重心转移到了南宁,作为供货商,定期向越南发货。
在越南经历的苦辣酸甜,把陈勇打磨成了“越南通”。近几年,中越经济往来活跃,常有想往越南投资的朋友找到他,打听越南的行情,甚至邀他陪同考察越南市场,他都欣然前往。但大部分时间,他都留在南宁,模范地履行儿子、丈夫、父亲的责任。

更多>

供求信息